<font id="fjrhf"></font>
      <font id="fjrhf"></font>

        <font id="fjrhf"></font>

            <var id="fjrhf"></var>
            <font id="fjrhf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博客斯集裝房網

                180-8652-5758

                在偏僻山村,騰訊建了一座集裝箱民宿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10-09 15:36:53來源:BOXER瀏覽次數:0

                如何用200萬元幫助一個貧困山村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今年初,一道難題擺在了騰訊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本,這是道“簡答題”——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、全面收官之年,廣東省第二扶貧協作工作組,組織大型企業、社會組織結對幫扶廣西47個國家掛牌督戰貧困村。

                騰訊作為深圳的企業,主動要求“找脫貧任務最重的村”,于是,和廣西河池市都安縣大崇村結成了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當地扶貧干部提出一個解決方案:村里缺水,這兩百萬不如用來修路、建水柜。

                騰訊“為村”項目組負責人陳圓圓不同意。

                水柜解得了一時之需,可是,能幫村民脫貧嗎?

                扶貧常說,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。

                但,“漁”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兩百萬,又該如何“授人以漁”?

                四個月后,騰訊交出一份密密麻麻的答卷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名項目組成員夸張地說:“圓圓姐把一個200萬的項目做出了2000萬的效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過程頗費力氣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大崇村龍布屯,騰訊搭建了一座集裝箱民宿,花錢拓寬了進村的山路。

                經過專業培訓后,村民獲得了民宿的工作機會。還有一部分村民,在項目組的帶動下養蜂、種植作物,加工成具有地方特色的農產品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更加振奮人心的是,民宿將完全交付給村民運營,盈利后,全村人都有分紅。

                而現實的骨感之處在于,客源來自哪里?真的能幫到村子嗎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龍布屯

                大崇村龍布屯是牧羊人蒙海金的家鄉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大多數時候,海金,和他的羊群游蕩在大山的更深處。那里有鮮嫩的草,還有天然的山洞當作羊圈。邊上搭個棚子,吃住全在里面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海金的妻子則獨自留在家里,養豬、種莊稼,照料4個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孩子心疼爸爸一個人,不時跑來陪他住上幾天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整個大崇村,包括32個有人居住的屯,其中,龍布屯是海拔最高、最偏僻的一個,住著8戶人家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村民為了把山羊運到集市上售賣,一人背只羊,徒步下山。

                蒙海金說,山路陡滑,要攀著樹枝小心地走,一腳踩空時,就連人帶羊往下滾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也養豬,但豬體積龐大,又沉,再壯的漢子,也駝不下山。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,龍布屯才第一次用上電。直到今年,村民才有了可以走車的路、樓房、飲用水,以及穩定的網絡。

                相比給村里通電、通路,再花心思讓村民脫貧致富,搬遷是更加低成本的決策。

                縣里不是沒想過讓龍布屯的村民搬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阻力來自村民。

                蒙海金說,他根本沒有信心在縣城找到工作,到了山外,沒有地,開支將大幅增加——尤其是對孩子多的家庭來說。

                隔壁蒙玉明家有9個孩子,對面的隊長蒙玉忠家,有10個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留在山里,是他們成本最低的生活方式。種玉米糊口,養羊換錢,就像半個多世紀前逃難到此的祖輩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貧瘠的物質,孩子心里沒有任何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大人們忙著干活兒的時候,稍小的孩子在家門口打鬧,互丟泥團、揮著樹枝追趕。

                哄鬧中,一個3歲孩子弄臟了褲子。姐姐拽著他脫下,卻找不到干凈褲子換上,任他光著屁股亂跑。

                變形計

                今年春天,陳圓圓到大崇村考察。

                站在龍布屯山坡上,她看到了美麗的日出和星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里多美!肯定會有許多人喜歡這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陳圓圓下定決心——

                要在龍布屯山頂上建一座民宿。

                以“村民贈股、社會力量集資入股”的方式,盤活大崇村原有閑置的村民合作社,讓村民們經營客棧,在客棧獲得就業,享受客棧分紅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客棧所有收益歸村集體和村民所有,而騰訊,在背后提供義務幫助。比如,帶村民參加就業培訓、學習客棧經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扶貧先扶智”是陳圓圓向來秉持的觀念。

                讓村民掌握技能、改變陳舊觀念的效果,遠比直接給予資金支持更有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工作機會、穩定的收入來源,交流是一個重要的環節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陳圓圓在騰訊內部發起了一場試驗——讓騰訊員工帶子女到龍布體驗生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件事一舉兩得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滿足城市家長想要“鍛煉孩子”的需求;另一方面,變形計將為龍布屯帶去穩定客源,同時通過交流改變山里人的觀念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不是變形計

                今年夏天,23個“小鵝”踏上了這趟“變形之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劇情完全不像我們在綜藝節目里看到的那樣——沒有反轉、反轉、再反轉。

                來自遠方城市的小游客們,很快和當地孩子玩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給同伴起無傷大雅的綽號,是他們迅速拉進距離的方式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一對魯姓父子,在村里收獲了獨特的綽號:鹵蛋、鹵蛋爸爸。

                另一個方式是整蠱。

                女孩子們穿白衣服,披下長發,扮鬼嚇人;熟悉地理的孩子們,埋伏在屋頂的蓄水池邊,向院子里的孩子灑水。

                沒有一個孩子“被改造成功”,因為,他們本就不需要被改造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位家長說,教育沒有速成藥,通過七天旅行,讓一個問題小孩突然轉性,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更多家長看來,這場旅行的意義在于,開拓孩子的視野,讓他們學會理解生活的艱辛,學會關心他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——

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份扶貧答卷,這場變形計究竟有何意義呢?

                山外的家長,帶著嶄新的教育觀念進村,對龍布屯的未來,帶來了另一種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——城市來的小孩,每天認真寫作業,對于學習問題,家長們看得尤其嚴厲;而村里的小孩,不管是調皮的,還是聽話的,每天有大量時間不是在幫家里做農活,就是在山野間玩樂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此鮮明的對比,讓海金感到吃驚。

                陪海金牧羊時,孩子們嘴饞了有爸爸掏來的野蜂蜜吃,寂寞時有山里的動物作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日子艱苦,倒也和美安逸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一直以來,海金都重視孩子的人品問題,想要教導他們做好人,但在學習上,歷來屬于“放養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就算我想教也不懂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曾經有山外的朋友勸導他,要多讓孩子去縣城里補補課。那時候,他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      接觸城市家長后,海金開始重新思考孩子的發展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聰明的孩子不是天生的,是需要培養出來的。”海金說,過去只爭一家溫飽的他,現在多了一個新的奮斗目標,他要努力賺錢,給孩子們攢學費。

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龍布屯家長的生育觀也在悄然發生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比起鄰居們,蒙海金只有4個孩子,還不算多。自從家里來了幾波小客人后,他產生了“優生優育”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打算再生了,把現在這4個小孩好好栽培長大。”蒙海金說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這份扶貧答卷上,“漁”是旅游產業,是可持續的收入來源,更是正潛移默化地改變著的教育理念和生育觀。

                9月1日,集裝箱民宿竣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國慶中秋雙節期間,集裝箱民宿9間客房入住滿房,接待了19位客人,僅客房收入就超過2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按照陳圓圓估算,民宿開業后,在這里工作的村民們的月平均收入將超過兩千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崇村與外界的地理隔閡無法徹底消除,但在未來,隨著一批批外來客進入,村民或將擁有全新的視野,幫助他們更好地維持生計、哺育后代。

                望著山巔上的民宿,海金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他說,知道自己這輩子是出不了大山了,但孩子們也許可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要是將來他們能留在外面,那就留著吧,我和我老婆全力支持,絕對不會成為他們的牽絆;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要是他們不好好讀書,本領練得不夠強大,到了外面灰溜溜的,那就回山里來,陪我們養老。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天天躁|精品AⅤ久久一线二线三线区|午夜成年视频sm|加勒比AV天堂久久小草园
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jrhf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jrhf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jrhf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rhf"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jrhf"></font>